天中导航市区 | 确山 | 汝南 | 正阳 | 平舆 | 新蔡 | 上蔡 | 西平 | 遂平 | 泌阳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人文 > 学海拾遗 > 正文

相法:麻衣神异赋

    更新时间:2017-10-02 09:29:28  来源:天中人文网  阅读次数:  作者:凤鸣
摘要:神异赋是五代时陈搏所著,陈抟就是紫微斗数的发明人,陈希夷先生。陈希夷先生得麻衣先生之传授於华山石室之中,得此相法。麻衣以火筋画

神异赋是五代时陈搏所著,陈抟就是紫微斗数的发明人,陈希夷先生。陈希夷先生得麻衣先生之传授於华山石室之中,得此相法。麻衣以火筋画字於炉灰之中来传授金锁赋的。据说金锁赋和怠匙歌,希夷都学通了。
神异赋
相有前定,世无预知。
非神异以秘授,岂尘凡之解推。
若夫舜目重瞳,遂获禅尧之位。
重耳骈协,果兴霸晋之基。
当知骨格为一世之荣枯,气色定行年之休咎。
五岳朝归,今世钱财自旺。
鼻乃财星,管中年之造化。
额方而阔,初主荣华,骨有削偏,早年偃蹇。
目清眉秀,定为聪俊之儿。
气浊神枯,必是贫穷之汉。
天庭高耸,少年富贵可期,地阁方圆,晚岁荣枯定取。
视瞻平正,为人刚介平心,冷笑无情,作事机深内重。
准头丰大心无毒,面肉横生性必凶。
智慧生于皮毛,苦乐观乎手足。
发际低而皮肤粗,终见愚顽,指节细而脚背肥,须知俊雅。
富者自然体厚,贵者定是形殊。
南方贵宦清高,多主天庭丰阔,北方公候大贵,皆由地阔宽隆。
重颐丰颔,北方之人贵且强,驼背面田,南方之人富而足。
河目海口,食禄千锺,铁面剑眉,兵权万里。
龙颜凤颈,女人必配君王,燕颔虎头,男子定登将相。
相中诀法,寿夭最难,不独人中,惟神是定。
目长辅采,荣登天府之人,神短无光,早赴幽冥之客。
面皮虚薄,后三十寿难再期,肉色轻浮,前四十九岁如何过。
双条项下,遇休咎而愈见康强。
凡骨顶头中有疾厄,而终无艰险。
骨发旋生,形容忽变,遇告则推,逄凶可断。
盖骨随贵生,肉随财长,病生于饱,忧出于极乐。
常遭疾厄,只固根上昏沉,频遇吉祥,盖谓褔堂阔泽。
泪堂深陷蠹肉横生,鼻准尖垂,人中平满,克儿孙之无类,刑嗣续之难逃。
眼不哭而泪汪汪,心不忧愁眉缩缩,四十岁无刑克,老见孤单。
面似橘皮,终主贫穷,神带桃花,也须儿晚。
肩峨声泣,不贱则孤,鼻若梁低,非贫则夭。
富贵多生劳漉,为下停长,贫穷到老不闲,粗其骨格。
星辰失陷,部位偏亏,无隔宿之储粮,有终身之劳苦。
三光明旺,财自天来,六府高强,一生富足。
红光满面,发财家自安康,诸脂砑光,克子终无成曰。
面皮太急,虽沟洫长而寿亦亏。
两目无神,从鼻梁高,而寿亦促。
眼光如水,男女多淫,眉卓如刀,阵亡兵死。
眉生二角,一生快乐无穷,目秀冠形,发取中年遇贵黄气发从高广,旬曰内必定转官,黑色横自三阳,半年期须防损寿。
奸门青惨,必主妻灾,年寿赤光,多生脓血。
白气如粉,父母刑伤,青色侵颧,兄弟唇舌。
山根青黑,四十九前后定多灾,法令绕缠,七七之数焉可过。
女子眼恶,嫁即刑夫,声杀面横,闺房独宿。
额尖身反,虽三嫁而未休,颧露声雄,纵七夫亡不了。
腮见耳后,心地狡贪,眼恶鼻勾,中心险毒。
脚跟不着地,卖尽田园而走他乡。
鼻窍露而仰,卒被外灾而终旅舍。
唇不盖齿,无事招嫌,沟洫无髭,为人少力。
印堂太窄,子晚妻迟,悬壁昏暗,人亡家破。
结喉露齿,骨肉分离,粗骨急皮,寿年短促。
形容俊雅,终作祸贤,骨格清奇,必须贵显。
卧蚕丰丁,定子息之晚成,泪堂平满,须儿郎之早见。
龙宫低黑,嗣续难得而愚眛;阴阳眼亮,男女易养而聪明。
明珠出海,姜太公八十遇文王,火色鸢肩,马周三十逢唐帝。
法令入口,邓通饿死野人家,螣蛇锁唇,梁武饿死台城上。
虎头燕领,班超封万里之候,龙脑凤睛,房玄龄拜将入相。
诀死生之期,先看形神。定吉凶之兆,莫逃气色。
睛如鱼目速死之期,气若烟云,凶灾曰至。
名成利遂,三台宫俱有黄光。
文滞书难,两眉头各生青气。
黄气少而滞气重,功名来又不来。
青气少而喜气多,富贵至又不至。
滞中有明,忧而变喜,明中有滞,吉而反凶。
正面有红光,无不遂意;印堂多喜气,谋无不通。
年寿润明,一岁平安。
金匮光泽,诸吉鼎来。
部位无亏,一生平稳;气色有滞,曰见凶迍。
形容古怪,石中有美玉之藏。
人物巉岩,海底有明珠之聚。
要之一辨其色,次听其声,更察夫神,再观乎皮肉,不可忽也。
眉毛拂天仓,出入近贵;印堂接中正,终须利官。
呼聚唱散,只因双观并起于峰峦;引是招非,盖谓两唇不遮乎牙道。
狼行虎吻,机深而心事难明。
猴食鼠餐,鄙吝而奸谋到底。
头先过步初主好,晚景贫穷;灶仰撩天中限败,田园耗散。
女人耳反,亦主刑夫;男子头尖,终无成器。
观贵人之相,非止一途;察朝士之形,俱要四大。
腰圆背厚,方保玉带朝衣;骨耸神清,定主威权忠节。
伏犀贯顶,一品王侯;辅骨插天,千军勇将。
形如猪相,死必分尸;眼似虎睛,性严莫犯。
须黄睛赤,终主横尸;齿露唇掀,须防野死。
口唇皮皱,为人一世孤单,鱼尾多纹,到老不能安逸。
二眉散乱,须忧聚散不常;两目雄雌,必主富而多诈。
面多斑点,恐非老寿之人;耳有毫毛,定是长生之客。
脚背无肉,必主孤贫,胸上生毛,性非宽大。
莫教四反五六,必主凶亡;更忌神昏八九,也无称意。
天庭高阔,须知仆马无亏。
地阁方圆,必钱财堆积。
脸上青光汲汲,贪婪孤贫;准头赤色重重,奔波跪计。
圆融小巧,毕竟丰亨,方正神舒,终须稳耐。
手脚粗大,难为富贵之徒;齿鼻齐丰,定享庄田之客。
手软如绵,闲且有钱;掌若血红,富而多禄。
眉抽二尾,一生常自足欢娱。
根有三纹,中主必然多耗散。
耳白过面,朝野闻名。
神称于形,情怀舒畅。
足生黑子,英雄独压万人。
骨插边庭,威武名扬四海。
声自丹田下出,有福而享遐龄。
骨从脑后横生,发财且增长寿。
阴隙肉满,福重心灵;正面骨开,粟陈贯朽。
鬓毛毯织,或先富而后贫;筋若蚓蟠,定少闲而多厄。
眉棱骨起,纵有寿而孤刑;项下结喉,恐无儿而客死。
眼如鸡目,性急难容,步若蛇行,毒而无寿。
色青横于正面,唤作行尸;色黑横于耳前,名为夺命。
青遮口角,肩鹊难医;黑掩太阳,卢医莫救。
白如枯骨,亦主身亡;黑若湿灰,终须寿短。
贫而恒难,只因满面悲容;夭更多灾,盖谓山根薄削。
平生少疾,皆因月孛光隆;到老无灾,大抵年宫润泽。
血不色华,少遂多忧;行不动身,积财有寿。
神光满面,富贵称心;鬼色见形,贫愁度曰。
病淹目闭,有神无色者生;神脱口开,天柱倾欹者死。
五岳俱正,人可延年;七窍不明,寿难再久。
华盖黑色,必主卒灾;天庭青色,须防瘟疫。
赤燥生于地阁,定损牛羊;青白起于奸门,祸侵妻妾。
三阳火旺,必主诞男;三阴木多,定须生女。
流魄放海,须防水厄之灾;游魂守宫,定主丧身之苦。
道路昏惨,防跌蹼之灾;宫室燥炎,恐火汤之咎。
耳根黑子,倒死路傍;承浆深纹,恐投浪裹。
眼堂丰厚,亦主贪淫;人中偏斜,亦多刑克。
鬼牙尖露,诡谲奸贪;神若峥嵘,凶豪恶死。
人形似鬼,衣食不丰;生相若仙,平生闲逸。
谷道乱毛,号作淫杪;耳根高骨,名曰寿堂。
骨格精神,瘦亦可取;肉地浊浮,肥何足夸。
目多四白,主孤克而凶亡;鼻有三凹,必贫穷而孤苦。
三尖六削,纵奸巧而贫贱;四方五端,虽不谋而富贵。
腿长脚瘦,常年奔走不停;唇薄口尖,好说是非无了。
部位伶俐,自然无祸无灾;纹痣交加,到底有嗟有怨。
峨肩鼠食,非惟吝而且贪;剑鼻蜂睛,不特凶而又贱。
若夫孩童易养,声大有神;夭折难成,肾浮不紧。
头圆骨耸,易养而利益双亲;额方面阔,无险而吉祥迭至。
山根青色,出胎而频见灾厄;年上黑光,幼岁而多生脓血。
阳囊若荔壳,定为坚耐之儿;面肉类浮沤,决是虚花之子。
头尖无脑骨,能言而亡;目缓少精神,将行而死。
色紧肉实,可养无虞;声响气清,端为颖异。
鼻梁低塌,当生啾唧之灾;发际压遮,定是孤刑之子。
发齐额广,英俊聪明;气短声低,胡涂夭折。
外郊插额,利处山林;正面无权,难居宅舍。
孤峰独耸,骨肉参商;四尾低垂,妻儿隔角。
乱纹额上,男女并生孤刑;黑痣泪堂,子息恐云有克。
眉不盖眼,财亲离散之人;眼大露睛,寿促夭凶之子。
上轻下重,未主伶仃;上阔下尖,终无结果。
额尖鼻小,侧室分居;喉结脚长,终临外处。
有权有柄,皆因两脸有权;无识无能,只为双眉不秀。
身白过脸,衣食丰盈;神赛于形,庄田荣足。
男儿腰细,难主福财;女子肩寒,孤刑再嫁。
硕大额大,终主刑夫;声粗骨粗,竟为孀妇。
眼光口阔,贪淫求食之人;摆手摇头,诡滥刑夫之妇。
发浓鬓重,兼斜视以多淫;声响神清,必益夫而得食。
山根不断,必得贤夫;部位停匀,应招贵子。
骨格细腻,富贵自主清闲;发鬓粗浓,劳苦终为贫贱。
皮肤香腻,乃富室之女娘;面色端严,必豪门之德妇。
发细光润,禀性温良;神紧眼圆,为人急燥。
二颧高凸,刑夫未了期年;两耳反薄,克子终无成曰。
手粗脚大,必是姨婆;鼻尖额低,终为侍妾。
卧蚕明润而紫色,必产贵儿;甲匮丰腴而黄光,终兴家道。
妇人口阔,先食庄田而后贫;美人背圆,必嫁秀士而得贵。
身肥肉重,得阴相而反荣华;面圆腰肥,类男形而亦富贵。
干姜之手,女子必善持家;锦囊之拳,男子定兴财产。
头小腹大,一生于过多食;骨少肉多,三十焉能可过。
眉粗眼恶,频数刑夫;声雄气浊,终无厚福。
眼光如醉,桑中之约无穷;眉靥渐生,月下之期难定。
面如满月,家道兴隆;唇似红莲,衣食丰足。
山根黑子,若无宿疾必刑夫;眼下皱纹,亦主六亲若冰炭。
齿如榴子,衣食丰盈;鼻若灶门,家财罄尽。
形如罗汉,见子必迟;貌若判官,得子尤晚。
三山突阔,万顷规模;四渎清明,终生福气。
形清神浊,不久贫穷,人小声洪,定须超越。
头面宽厚,福禄双全;神气澄清,利名双得。
面皮绷急,寿促无疑;骨格恢弘,前程可靠。
少肥气短,难过四九之期;唇缩神痴,焉保三旬之厄。
形体局促,作事猥亵;气宇轩昂,一生快顺。
鼻梁露骨,名为破祖刑家,背脊成坑,号曰虚花无寿。
鼻有三曲,不卖屋则卖田;面见两凹,必成家而成业。
獐头鼠目,何必求官;马面蛇睛,须遭横死。
睛青口阔,文笔高人;面大颐丰,钱财满屋。
语言多泛,为人心事难明;貌容温和,作事襟怀洒落。
骨粗发重,何曾剩得一钱;体细身轻,那得停留片瓦。
巨鳌入海,必作尚书;龙骨插天,应为宰相。
曰月角耸,必佐明君;文武双全,定为剌史。
眼若三角,狠毒孤刑;鼻带两凹,破财疾苦。
骨轻手硬,必是庸常;眉秀神和,须知闲雅。
声干无韵,何得荣华;肤涩少光,终无安逸。
凶归十恶,皆因眼下睛黄;死在九州岛,盖谓龈披唇膘。
形神不蕴,贫夭两全,筋骨莫藏,懦愚双得。
眼光嘴趫,为人埶拗不良;齿啮头摇,其性奸贪无比。
得意中面容凄惨,先富后贫;遭窘处颜貌温和,早穷晚发。
金形得金局逢土,可比陶朱。
土局得土形见火,有如王恺。
金人火旺,财发若尘;木旺金伤,钱消如土。
火逢光彩,带红活而愈进家财。
火逢黑肥,得厚圆而倍增福寿。
火人带木,必定荣超;水局得金,终须快畅。
土逢乙木,带润泽亦可疏通。
木遇微金,必斲削方成器用。
水逢厚土,忽破资财;火得微金,卒难进益。
当观气色之往来,看纹痣之吉凶,更审运限之长短。
额为火宿,管前三十载之荣枯,鼻乃财星,遇中五六年之休咎。
承浆地阁,管尽末年;发际印堂,周维百岁。
平生造化,当首取于四强;人世玄机,须先观夫三主。
气色明润,固为快顺;限步崎岖,亦多蹇利。
头尖额窄,固不可以求官,色惨神枯,兼何由而发迹。
眼光如鼠,似偷盗之徒,睛窜若獐,如横死之汉。
眼凸如蜂目,亦主凶刑,口匾似鲶鱼,终须困乏。
为僧者头圆必贵,作道者貌清可荣。
顶突头圆,必住名境;神清骨秀,须加师号。
重颐碧眼,富禄高僧;广额秀眉,文章之士。
耳白过面,善世之封;颧耸印平,天师之爵。
形貌匾促,庸俗之徒;声骨澄清,富贵之辈。
骨粗形裕,其人老困山林;形异神殊,此辈远超云路。
腰背丰满,衣钵有余;鼻准直齐,富贵自足。
发鬓浓重,合道貌声响始荣;眉目平直,入僧相骨清方贵。
视瞻不正,必定好淫;举止多轻,须知贫贱。
眼若桃花光焰,但图酒色欢娱;面如灰土尘朦,定主家财破败。
若论限运,与俗一同;细辨根基,各求其妙。
人生富贵,皆由前世修行;士处贫穷,尽是今生作恶。
若问前程,先要观乎气色;欲求仙兆,次则辩其形容。
先以五岳为根基,后以气色定祸福。
大则活人性命,小则救人难厄。
不为世见阴功,亦作来生道果。
志超云外,上合天机。
寿夭穷通,莫逃相法;富贵贫贱,奚出此篇。
后之学者,勿传庸俗之徒。
高山流水少知音,一塌白云在深处。
悉精妙理,参透玄关,得之于心,应之于目。
一览无遗,方佑神异赋之不诬也.

 

 

 

《天中人文网》 

更多有关 学海拾遗 的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Copyright © 2014 rwyjy.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天中人文网版权所有 豫ICP备14010762号  热线电话:0396-3506711  QQ:2286946079
豫公网安备 411702020000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