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中导航市区 | 确山 | 汝南 | 正阳 | 平舆 | 新蔡 | 上蔡 | 西平 | 遂平 | 泌阳      
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中精英 > 天中名家 > 正文

假如古代有诺奖 获奖的很可能是他

    更新时间:2015-10-06 20:28:48  来源:天中人文网  阅读次数:  作者:凤鸣
摘要:葛洪所居的罗浮山,层岚积翠,形态各异,变幻无穷,气象万千,道家称之第三十二泉源福地。在此环境中采药和行医,使他积累了丰富的医药学知识
最可能获诺贝尔医学奖的人选:葛洪
葛洪所居的罗浮山,层岚积翠,形态各异,变幻无穷,气象万千,道家称之第三十二泉源福地。在此环境中采药和行医,使他积累了丰富的医药学知识,他曾著《金匾药方》、《肘后备急方》等医书,对医学作了重大贡献。《肘后备急方》篇幅不大,但非常实用,方中之药,易得、灵验、价廉,百姓十分欢迎。
 
葛仙翁
神仙家与科学家葛洪:开创医学上之免疫学先例
葛洪很注意研究急性病,古时候人们称急病为“天行”,认为是天降的灾祸。他认为是外界的病气引起的。这种见解具有朴素唯物主义思想。
《肘后备急方》里面,记述了一种叫“尸注”的病,根据其描述的症状,便是今人所说的结核病。还记载了一种狂犬咬人引起的暴病,现称为“狂犬病”。
在其《肘后备急方》中有一“疗猘犬咬人方”,便是免疫学在临床上的具体应用。“疗猘犬咬人方”点明,在被狂犬咬伤以后,把咬人的那只狂犬杀掉,将犬脑敷贴在被咬的伤口上,便可以防治狂犬病,即所谓“杀所咬犬,取脑敷之,后不复发”。狂犬的脑中含有大量狂犬病病毒及病毒抗体,此方就是“以毒攻毒”,以提高抗病能力,这也是人类狂犬病预防接种的发端。这种疗法可以称为免疫学先驱。
欧洲的免疫学是从法国的巴斯德开始的,他用人工的方法使兔子得疯狗病,再把病兔的脑髓取出制成针剂,其原理与葛洪基本相似。虽比较科学,但比葛洪晚了一千多年。
“杀所咬犬取脑敷之”是免疫学在临床上的最早应用,古代中国人在免疫学上的成就更是世界医学界所公认的。
葛洪的这种免疫学思想,启发了后人预防天花“种人痘法”的出现
天花,古称“虏疮”,此病约在公元一世纪的汉代传入中国,因为是从西域俘虏身上传染的,所以时人称为“虏疮”。
天花传染很快,死亡率极高,尤其到了明清时期,天花几乎成为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头号疫病。终于在十六世纪时,中国人发明了预防天花的方法“人痘接种法”。据清俞茂鲲《痘科全镜赋集解》中所记,在明隆庆年间宁国府太县(今安徽太平县)开始种痘,由此推广到全国。
人痘接种法不久便传到国外,后来更为安全的“牛痘接种法”都是在此基础上发明的,数不清的人免于天花之灾。
 
治疗疟疾药方启发屠呦呦提取有效中药成分
葛洪《肘后备急方》对青蒿素的发现有何启示
屠呦呦在公元340年间东晋葛洪的《肘后备急方•治寒热诸疟方》中发现了这样的描述:“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
为何古人将青蒿“绞取汁”,而不用传统的水煎熬煮中药之法呢?屠呦呦意识到可能是煮沸和高温提取破坏了青蒿中的活性成份,于是她改用沸点较低的乙醚在摄氏60度的温度下制取青蒿提取物。1971年10月4日,她在实验室中观察到这种提取物对疟原虫的抑制率达到了100%。
中国古代的医生使用中药治病,大多数中药都要经过各种各样严格的炮制才使用。这说明中医用中药治病,不是那么随便的,是充分考虑了各种药物成分的。只是先贤们并没有把各种中药为什么要那么炮制的道理流传下来,传下来的大多是炮制方法,因此才让现代人产生很多误解。葛洪是一个修道的人,医生只是他的副业。即便是副业,他也做得很好。《肘后备急方》里的青蒿治虐方,或许在当时的葛洪看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秘方,但是却在近两千年后启示了一个诺贝尔奖的发现。这告诉我们,不要轻视老祖宗的智慧。
 
炼丹得术 养生得道 以科学客观的态度对待生命与医学
《抱朴子》被认为是葛洪哲学和学术思想的集中体现。葛洪曰:“《内篇》言神仙、方药、鬼怪、变化、养生、延年、禳邪、却祸之事,属道家;其《外篇》言人间得失,事业臧否,属儒家。”其中的《金丹》《仙药》《黄白》3篇,乃总结我国古代炼丹术的名着。
炼丹服食以求长生不死之术,源于战国时燕、齐方士,秦、汉以后逐渐发展。葛洪沉迷于宗教信仰,研制金丹。在炼丹过程中,持续地做着类似科学实验的实践尝试,认真地记录了炼丹的方法及其化学变化。他指出:“丹砂烧之成水银,积变又还成丹砂。”丹砂又叫朱砂,就是红色的硫化汞,将它加热后,可以分解出水银;水银再与硫化合,又生成红色硫化汞。他又说:“铅性白也,而赤之以为丹;丹性赤也,而白之以为铅。”是说铅加热后经化学变化可形成红色的四氧化三铅(丹),而四氧化三铅又能分解为铅。葛洪还在实验中发现了铁与铜盐的取代作用,并因此制成外表像黄金或白银的几种合金。诸般实践,在世界化学史上有着卓越的贡献。
葛洪还进一步将炼丹术应用于外用药物的制作,如改进外用丹药的制法,这对开创后世中医丹药的炼制,具有重要意义。葛洪使用炼制后的水银作为主料配成的方药以治疗疥癣、恶疮,比西方意大利十二世纪时用水银软膏来治疗这些疾病要早800余年。国内外专家一致公认,葛洪的炼丹术是世界制药化学的先驱。
《抱朴子•内篇》中,对养生、病因、方药等医学内容也有诸多精辟阐述,虽然它只是一种杂论性的著作,非医学典籍,但后世医家对其中长寿之道仍很推崇。葛洪把医学看作是一种“道”的追求,强调“为道者,以救人危,使免病;护人疾病,令不枉死,为上功。”他把未能健康长寿的原因归于多种因素:“夫之所以死者,诸欲所损也;老也;百病所害也;恶毒所中也;邪气所伤也;风冷所犯也。”他认为人的患病夭寿,个体的内在因素比外界因素更为重要,所谓“风冷暑湿,不能伤壮实之人也;陡患体虚气少者,不能堪也,故为所中耳。”他还十分强调预防的重要性:“至人消未起之患,治未病之病,医之于无事之前,不追之于逝之后。”他还认识到心理、情绪、修养对于养生的重要意义:“淡默恬愉,不染不移,其养心以无欲,颐其神以粹素,扫涤诱慕,收之以正,除难求之思,遣害真之累,薄喜怒之邪,灭爱恶之端。”均表明葛洪是以客观的、科学的态度对待医学。
 
 
 
《天中人文网》

 

更多有关 天中名家 的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Copyright © 2014 rwyjy.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天中人文网版权所有 豫ICP备14010762号  热线电话:0396-3506711  QQ:2286946079
豫公网安备 411702020000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