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中导航市区 | 确山 | 汝南 | 正阳 | 平舆 | 新蔡 | 上蔡 | 西平 | 遂平 | 泌阳      
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中传奇 > 正文

中国古代的邪异故事(续)

    更新时间:2018-05-26 08:24:57  来源:天中人文网  阅读次数:  作者:
摘要:  民间传说人死后第七天,有迎煞的作法,虽然是最亲近的人,都要回避。李妻
1丶煞神受枷  
淮安的李某与妻子感情很好,李三十多岁病亡,已放进棺材了,李妻不忍钉上棺盖,早晚悲哭,打开看看。
   民间传说人死后第七天,有迎煞的作法,虽然是最亲近的人,都要回避。李妻却不愿意,把子女安置到别的房间,自己坐在亡者的床帐中等待。
   到二更时分,阴风飒飒,灯火都变绿了,见一鬼红发圆眼,高有一丈多,手拿铁叉,用绳子牵着李某从窗外进来。见棺材旁摆设有酒食,就放叉解绳,坐下大吃大喝,每当咽东西时,肚子里“啧啧”有声响。李某抚摸旧时的桌案,悲伤长叹,走到床前揭开床帐,李妻哭抱他,好像抱一团冷气,于是用被子裹住。红发鬼赶紧上前抢夺,李妻大呼大叫,惊动子女都来了,红发鬼就慌张跑了。李妻与子女把裹着的魂放到棺材中,尸体渐渐有气息,随后抱到床上,给他喝米汁,天亮就醒了。那遗留的铁叉,就是世俗焚烧的纸叉。两人又做了二十多年的夫妻。
   李妻六十岁了,偶然在城隍庙祈祷,恍惚中看见两个壮汉押着一个戴枷囚犯来。被枷的,就是红发鬼,骂她说:“我因为贪吃,被你弄成这样,枷了二十年。如今相遇,怎么肯放过你呢?”李妻到家就死了。

2丶江中三太子
苏州进士顾三典喜欢吃大鳖,打渔的都知道,每次捕到大鳖,必定卖给顾家。顾的岳母李氏夜里梦到金甲人哀求说:“我是江中三太子,被你女婿获得,有幸救我,心中不忘报恩。”第二天早上,派家人赶紧去救,厨子已经宰杀了。当年进士家无缘无故就着火,图书史料散失尽了。没有着火的前一晚上,家里养的一条狗忽然像人一样立起来,用两只前脚托两盆水献给主人。又见屋里墙上有历代祖宗,相貌好像画的。有知识的人说:“这是阳不能藏阴的现像,难道要着火吗?”后来果然着火了。

3丶大乐上人
洛阳水陆庵的僧人,号大乐上人,有钱财。他的邻居姓周,在县衙当差,家里穷,承办催租收税,都要贪污。每逢上交期限,就向上人借贷,几年间,累积到七两银,上人知道他无力偿还,不再向他索要了。周很感恩,相见必定说:“我现在不能报答上人的恩德,死后作驴马也要报答。”没过多久,一天晚上,有人敲门,很急切。问是谁,应声说:“我是周某,来报恩了。”上人开门看,根本没有人,以为是开玩笑的。当夜,上人养的驴产下小崽,第二天打听周,果然死了。上人到驴旁边,驴崽奋力抬头跳跃,好像认识上人。
   上人骑那长大的驴崽有一年了,有个山西商人来住宿,喜欢他骑的驴,要想买走,上人不答应,又不忍说明原故。商人说:“那么借我骑往某县一晚上,可以吗?”上人同意。商人骑上驴后,笑说:“我骗和尚的。我喜欢这头驴,骑走未必就回来。我已算好价钱放到你的桌上,你可以回去取。”说完头也不回急驰而去。上人无可奈何,回房去看,桌上白银七两,正是周所欠的数。

4丶山西王二
 翰林熊涤斋先生给我讲,康熙年间在京城,与参政参议陈某、副都御史计某一起在报国寺喝酒。三人都是较早做官,喜欢繁华,因为席间不能有歌妓感到失落,就派人召女巫来唱秧歌劝酒。女巫唱完时,酒席喝到一半她肚子胀,要去小便,就到外面墙下。片刻返回,两眼直瞪,跪到三人面前呼叫说:“我是山西的王二,某年月日被店主赵三谋财杀死,尸骨埋在这座寺院的墙下。求三位长官为我伸冤。”三人相互看看都很惊骇,不敢出声。熊解释说:“这是司坊官(负责街坊)的事,不是我们能作主的。”女巫说:“现任的司坊官俞大人与熊爷有交情,只求熊爷转达请俞大人到这里挖掘验证就可以了。”熊说:“这件事重大,空口无凭,怎么可以呢?”女巫说:“论理我应当自己去说,但我形体腐烂朽坏,必须依附活人说话,各位老爷替我筹划吧。”说完,女巫扑倒在地,好一会儿才醒,问她情况,茫然无知。三位大人商量说:“我们怎么能替鬼申诉冤情?申诉也没人信。明天合请俞司坊官来这里一起喝洒,召女巫对质,就冤情大白了。”
   第二天,招请俞司坊到寺里喝酒,告诉他原委,然后召女巫来,女巫害怕,不肯再来。司坊官派人抓她,女巫才到,进入寺门,说话就像昨天一样。司坊官报告巡城御史,挖掘墙下,发现白骨一具,脖子下有伤。询问当地人,回答说:“从前这墙的地方是山东济南府赵三开的旅店,某年关门逃归山东。”于是专发抓捕公文到济南,果然有这个人。公文到达那天,赵三大叫一声死了。

5丶大福未享
苏州的罗某,二十多岁,元旦梦到亡祖父对他说:“你在十月某日要死,不可能避免,赶紧处理后事。”罗醒后告知家人,众人都很惊恐。到那天,家人都围绕着他,但罗没什么事,到晚上也没事,家人以为梦不可信。二更后,罗到墙外小便,很久不回,家人急忙去看,他衣服脱在一边。取灯照看,罗光身死在墙东头,距离衣服十几步远,心口还是温的,就不敢马上放入棺材。
   第二天夜里罗苏醒了,告诉家人说:“是冤业啊。我奸污妻子的丫环小春,有胎孕不承认,导致妻子拷问她而死。她状告冥府,亲自来抓我。当时我到墙下,她用手剥我的衣服,就像我过去□□她的样子。我昏迷不醒,就同到阴司城隍衙门,正要审讯,这时她又有前生别的事发觉了,被山西城隍抓去。阴官不肯久留囚犯,所以先让我回到阳间。恐怕终究不能避免。”罗父问:“你也问阳间的事了吗?”罗说:“我自知死不可挽回,恐怕老父没人赡养,所以问管我的小鬼:‘我父亲以后怎么样?’小鬼笑说:‘念你有孝心,你父亲大福还没有享到。’”家人听了,都为老翁高兴,罗父也暗暗得意。
   不到一月,罗父竟然因肚子胀死了,肚子大如瓢,才知道“大福”的意思,就是大腹。罗又过了三年也死了。
内容出自清代袁枚《子不语》




《天中人文网》
 
更多有关 天中传奇 的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Copyright © 2014 rwyjy.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天中人文网版权所有 豫ICP备14010762号  热线电话:0396-3506711  QQ:2286946079
豫公网安备 41170202000077号